理想主義是決定創業者走多遠的法寶,也是當今環境下的前行的負重。

“不被嘲笑的夢想,是不值得去實現的。”

經緯中國籌拍的創業電影《燃點》中,坦誠正在籌集資金還供應商欠款的羅永浩,仍在堅守理想主義。 

不過如今羅永浩已經沒法保持體面,近期,羅永浩在機場與陌生男子撕扯的視頻流傳開來。有傳言是因為錘子新機被偷拍,羅永浩阻止對方將拍攝視頻外泄。真相其實是這名男子拍攝的是“落寞的羅永浩”,羅永浩認為侵犯個人隱私要求刪掉。 

微博上的羅永浩并沒有對此事進行解釋,只剩時而轉發其新產品電子煙的宣傳文案,并且再也沒有了做手機時,顛覆世界、改變業界的豪言壯語。 

在羅永浩身上,一場理想主義創業精神正在消退。無獨有偶,無論是希望抓住電子煙風口的羅永浩、將共享單車事業賣掉的胡瑋瑋、走出知乎理想國社區的周源,都在經歷這種轉變。從2018年互聯網紅利趨于消失之際,眾多有著理想主義色彩的創業者,都開始在商言商,或是開始尋找新生意機會。

1

錘子科技:逆流而動的夢想破碎 

6年前,網紅羅永浩在微博上宣布要做手機,絲毫不在意小米、魅族、聯想等強敵存在。

 信心十足的羅永浩相信后入場的他,仍然可以改變手機行業,并在微博上引用艾略特詩句,對其即將發布的錘子一代手機預熱:四月是個殘忍的季節,他們(指競爭對手)會對這句話刻骨銘心的。 

遺憾的是,2014年5月20日,羅永浩正式發布了首款智能手機產品 Smartisan T1,并沒有讓其他手機廠商感到威脅。5年時間過去,錘子手機和堅果系列總計幾百萬的銷量,也始終沒有進入主流手機廠商談論的行列。

過去一年多時間,羅永浩可以用焦慮形容,發布下一代革命設備“TNT”,努力尋找手機外的智能硬件機遇;全力激活子彈短信,直至轉型“聊天寶”也救不活;外出站臺和見投資人籌集資金,踏足曾經不認可的電子煙,羅永浩希望能賺錢,繼續有機會給錘粉做手機。 

跌跌撞撞走過這些年后,今年3月,今日頭條以3億元收購錘子部分專利。變賣部分業務的羅永浩,終于收起他的理想主義,投身電子煙的創業。現在對他來說,做什么賺錢才是最重要的,追趕喬布斯的腳步只剩過去的豪言壯語。

不過回首過去,錘子是否有機會成功?

如果錘子手機不拔高手機設計難度,更重視供應鏈是不是會成功?雙玻璃面、全金屬中框、三面無邊框全面屏等設計,不僅對錘子手機設計提出了更多要求,更造成供應鏈無法保證按時完成生產任務。錘子T1就因為更換代工廠等原因,錯過最佳銷售期。往后各代錘子手機,都由于供應鏈問題沒有搶占市場先機。也許羅永浩能較早挖到,原華為榮耀產品線負責人吳德周類似的供應鏈人才,錘子手機的銷售情況也許會不一樣。 

如果錘子手機放低目標,做一款小眾精品手機是否可行?客觀的說,羅永浩在產品設計方面有他的偏執和天賦。錘子操作系統的九宮格獨樹一幟,錘子便簽是一款至今受到好評的產品,錘子大爆炸等功能在OPPO“Breeno”的大腦等系統中還魂。錘子科技若僅為一部分對手機品質有特殊需求的用戶生產,類似8848手機定位高端市場,也許今天還可以出貨? 

如果錘子手機早期選擇出海是否有機會?早于錘子手機僅僅一個月時間,2014年4月23日,一加手機首款手機產品在北京發布。一加手機發布已經瞄準海外市場, 現在一加手機已經在美國 、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 、印度等18個海外國家進行銷售。避開國內紅海市場,一加在海外市場站下腳跟。當然國外陌生的文化環境,可能無法發揮羅永浩的營銷天賦。 

終歸來說,逆流而動的商業夢想,往往會面臨市場最激烈的競爭。尤其羅永浩曾經懟天懟地懟友商,理想主義曾將他捧得多高,今天就會摔得多重。

2

摩拜單車:理想是最軟弱的東西 

2019年3月,中國企業家記錄式訪談節目《吳曉波頻道十年二十人》正式上線,胡瑋煒是這部節目的唯一女性。與聯想創始人柳傳志、京東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劉強東等企業家一起,成為吳曉波記錄的2008-2018年激蕩10年創業者群像中的一員。

從創業成就來說,創立摩拜單車的胡瑋煒,與節目中其他大佬似乎還存在咖位差距。但是吳曉波在選擇胡瑋煒時說道: 

胡瑋煒是《十年二十人》訪談項目里,年紀最小的,是一個80后。十年前,她的理想就是當一個好記者,現在,她是當今中國最引人注目的創業者......她沒有被打磨成一塊圓石頭,依然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依然排斥被這個世界的某些東西所改變。

胡瑋煒這位理想主義創業者,早年偶像就是被譽為“世界第一女記者”的法拉奇,這位為尋求真相,中過三次槍的記者,也是激勵胡瑋煒做10年汽車記者的原因。

在一席的演講中,胡瑋煒曾講到:“就算失敗了,這也是一項公益”,理想主義躍然紙上。根據財經報道,胡瑋煒在摩拜是否賣給美團的大會上,投了贊成票。于是,摩拜被收購后套現15億,“花瓶胡瑋煒”等傳言開始流傳。

委實職業經理人王峰,在摩拜的運營工作上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胡瑋煒在共享單車上也起到很多重要作用。 

首先核心的是相信的力量,促成共享單車項目落地。流傳很廣的故事版本是,胡瑋煒帶領幾個清華學生去見易車的創始人李斌,李斌對幾個大學生創業項目并不看好,他提出,自己也有個共享單車項目,幾位大學生同樣不看好。胡瑋煒相信這個“大坑”一樣的項目可行,于是毅然決定辭職去創業。

第二是為摩拜組建設計團隊,胡瑋煒憑借自己在汽車圈多年的人脈,找到開云汽車創始人王超,后來的王超就是摩拜單車的設計人。胡瑋煒還找來了前摩托羅拉的工程師楊眾杰,這是摩拜智能鎖的設計者,以及摩拜單車的幕后提手工程師徐洪軍。騰訊選擇投資摩拜,看中的就是,摩拜單車設計中融入了物聯網思維。

第三是以其特有的女性力量,為摩拜甚至共享單車行業發聲,從而贏得大眾的理解和支持。作為一個新生事物,共享單車誕生后,也面臨亂擺亂放的管理難題,尤其資本密集進入行業后,不計成本的投放擾亂了市場秩序。胡瑋煒在眾多場合的演講和接受采訪,客觀促進了大眾對共享單車的理解。 

現今ofo無力自救,摩拜單車賣給美團后更名,共享單車行業已經趨于冷清。風口過后,共享單車行業并沒有找到合理的盈利模式,這也是胡瑋煒在接受吳曉波采訪時說的:“回過頭看,各種辦法都嘗試了,還是沒有找到合理的商業化方案。” 

夢想支持胡瑋煒經歷了共享單車行業跌宕的3年成長,其中的蛻變和成長,恐怕是很多人一生職場都難得經歷的過程。但正如胡瑋煒的反思,至今沒有找到更好的辦法,為摩拜和共享單車行業突圍。

夢想是最軟弱的東西,它能支撐創業者在最幽暗的歲月,內心的火焰不會熄滅。但卻無法給到創業者實質性的幫助,無法幫助創業者打開困境,任憑結局發生,盡管心有不甘。

3

知乎:理想國里的艱難商業化

2018-2019年是知乎備受關注的一年,  “知乎大V出走”、“知乎大裁員”、“知乎圍剿第一大V”等熱門事件,折射這家快10歲公司的商業化難題。 

與知乎同樣享有名聲的社區是豆瓣,這家慢公司始終沒有全面商業化,但卻未曾面臨知乎的困境。核心原因是,豆瓣的創始人阿北和知乎的創始人周源,都是理想化色彩很重的人,但是知乎圍繞KOL搭建的生態,這些KOL必須獲得實際利益,才能保持持續的創作欲望。

雖然知乎聯合創始人張亮,仍舊對KOL以及商業化滿不在乎,甚至表達過大V走或留隨便的言論。但是周源顯然已經意識到問題,周源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達了對《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一書的偏愛,并把創建知乎比喻成修建城邦。“網絡社區和城市形成有很多相似之處,我不想社區出現像北京一樣的霧霾和堵車,這意味著新的挑戰……在產品上線之初,你是一個項目經理,但現在,你得學會成為一名市長。” 

“市長”周源開始頻繁為其營銷大會站臺。周源明白,從2013年3月,改變邀請制,正式向公眾開放注冊后的知乎,就再也不可能回到高端知識問答社區的“理想國”。涌入的流量,倒推著知乎平衡答主和用戶的訴求,并實現資本要求的成績。

知乎還在探索知識付費和流量廣告之間,到底那條路是更理想的商業化選擇。這一步雖然對于知乎來說已經有些遲,但周源已經在路上。

從羅永浩、胡瑋煒、周源等代表創業算起,互聯網紅利消失的下半場,我們見證了理想主義創業熱的大腿潮:在人工智能領域,商湯、曠世科技等走在科技前沿的獨角獸公司,正在展開一場商業化比拼;企業服務領域,紛享銷客、UCloud等曾對標亞馬遜AWS、Salesforce的創業公司,如今也正從規模效應轉向追求盈利。

今天一位創業的BP上,如果寫下“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類似的話,大概會被投資人5分鐘請走。但這也促使今天的創業環境走向務實,資本助推的理想主義泡沫該停下了。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 楊業擘
來源: Tech星球 (微信ID:tech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