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完全靠實力說話的時代。美國的大棒策略雖然高高舉起,卻在無奈中軟軟落下。

6月3日,美國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作出聲明更新,解除對華為員工編輯和同行評審活動的限制。此前,SD存儲卡協會也宣布除名華為,但很快其官網成員名單又重新出現了“華為”的名字。谷歌暫停了華為在安卓系統方面的一些權限,但在其英文版Android Q Beta測試設備頁面中,華為Mate 20 Pro卻在名單中得到恢復……

5月17日,美國將華為列為“實體名單”之后,華為海思總裁何庭波就發布了一封內部員工郵件,提出備胎轉正,“我們不僅要保持開放創新,更要實現科技自立”。

“備胎轉正”、“科技自立”是在關鍵時刻,外界感受到的聲音。

1

透過SD事件看誰在為難,誰更堅定

美國槍打出頭鳥,但沒想到我們早就準備,消滅不了。他們沒想到,現在已經不是那個架起幾門炮就嚇唬一個國家的時代,誤判了,以為抓起我們國家一個人就摧毀了我們的意志,這個也誤判了。——任正非

一些企業與組織因為“不得不遵守美國商務部的命令”而與華為“劃清界限”,SD存儲卡協會就是其中之一。但在其將華為除名后不到一周的時候,其官網成員名單又重新出現了“華為”的名字。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反復?

SD協會于2000年成立,旨在定義全球SD存儲卡的標準和生產,主要包括SD卡的外形、尺寸、內部技術、速度等級等等。由于這些標準是對全行業“開放”的,所以即使華為不再是協會會員,也可以繼續使用這些標準生產相關設備并提供服務。換言之,華為產品使用SD卡不會受到影響,消費者可以繼續購買和使用這些產品。

并且,作為一個開放的組織,如果行業的領軍者退出了標準化組織,不僅行業本身會失去一個重要的技術供應者,而且構建該組織信任體系的根基也將會動搖。SD協會一旦把華為排除在外,組織本身受到的負面影響其實遠遠大于華為。所以,即便面對美國的壓力,標準組織也需要認真評估行為的利弊。

更為關鍵的是,在存儲方案上,華為也早有“備胎”:一直在研發自主的數據儲存技術NM(Nano Memory),NM存儲卡比傳統Micro SD卡體積小45%,相當于Nano SIM卡大小,可以直接插在手機的sim卡卡槽,而且讀寫速度還有所提升。適用機型包括華為P30系列、Mate 20系列以及Mate X。在此機型之外的手機也不用擔心,華為還提供了云空間存儲的方案。

華為的底氣和信心來自于長期堅持技術的投入。華為目前至少有700名數學家、800多名物理學家、120多名化學家、六七千名基礎研究的專家、六萬多名各種高級工程師、工程師,形成這種組合在前進。“我們自己在編的15000多基礎研究的科學家和專家是把金錢變成知識,我們還有60000多應用型人才是開發產品,把知識變成金錢。我們一直支持企業外的科學家進行科研探索。”

在此之前,華為堅持砥礪前行,在芯片、系統等核心底層技術上早早的就投入了不菲的研發投入和高精尖人才,華為團隊始終沒有松懈過對核心技術的堅持和攻關。

2

終端業務不受影響,華為手機繼續沖冠之路

對于我們公司,不會出現極端斷供的情況,我們已經做好準備了。——任正非

2017年,華為手機為進入美國市場做足了準備。但是在2018年初,美國方面的合作伙伴突然傳來消息,“無奈”停止與華為的合作,華為手機進入美國的步伐嘎然而止。那一次,可以說是美國阻撓華為的一場前戲,但結果是沒有對華為手機在全球的發展產生多大的影響。

數據顯示華為手機依然是現在全球頭部廠商里唯一保持高速增長的一家。知名數據調研公司IDC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的全球手機銷量報告,就顯示了華為的數據非常的“兇殘”,華為以19.0%的市場份額超越了蘋果的成為了全球第二的手機廠商,這是繼去年第三和第四季度之后,華為再次成為全球第二大的智能手機供應商。同時,華為還在向全球第一發起沖刺。

今天的情況,華為早就有準備,長年在人才、研發、資金上的大量儲備,也都為順利渡過這些難關做好了準備。

在手機方面,華為近兩年已經成為智能手機技術的引領者。2017年,全球第一款AI芯片——麒麟970應用在華為Mate 10當中,華為引領了從智能手機向智慧手機的升級。到麒麟980加持的華為Mate 20時,其智慧程度就已經遠遠領先國際同行。

長年在研發、技術上的投入,華為的技術已經跑在全行業的最前端。上游的一些標準通用模塊已經不能滿足華為的需求,華為的技術溢出,幫助上游企業一起進行創新。今年發布的華為P30,拍照功能就是這種實力的一個縮影。

華為與徠卡的合作,并非是簡單采購徠卡鏡頭模組,而是雙方聯合創新,將全球最好的硬件與華為的軟件能力相配合,使得徠卡在手機里可以有足夠亮眼的表現。華為P30 Pro是首款采用潛望式鏡頭的四攝智能手機系統,可獲得更高級別的光學變焦。三個鏡頭垂直排列,頂部為一枚2000萬像素的超廣角鏡頭、中部為一枚4000萬像素的超感光鏡頭,底部為一枚800萬像素的超級變焦鏡頭。一枚TOF攝像頭安置在鏡頭的右邊,位于閃光燈的下方。P30 Pro提供了驚人的5倍光學變焦遠攝體驗。還可融合超感光鏡頭和超級變焦鏡頭,可實現高達10倍的混合變焦,50倍數碼變焦。

當然,拍照只是華為技術實力的一個小例子,在華為手機中這樣“無人區”的創新不勝枚舉。在剛過去的2018年,華為的國際專利申請量為5405件,創下WIPO歷史上由一家公司提交國際專利申請的記錄。華為5G專利全球排名第一名,占比達到20%。在很多科技領域,華為都是不可替代的。可以預見,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憑借在5G技術上的儲備,華為5G手機還將會是最具競爭力的玩家。

據悉,華為終端業務今年的節奏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包括原計劃6月發布的新機,一切都在正常推進當中。

在美國的重壓之下,我們看到一個淡定從容的華為在沖冠路上前進。

3

最佳狀態:燒不死的鳥終成鳳凰

“現在我們公司全體振奮,整個戰斗力在蒸蒸日上,這個時候我們怎么到了最危險時候,應該是在最佳狀態了。”  ——任正非

正所謂“骨氣”和“底氣”,華為這兩樣恰恰都有。

就“骨氣”而言,任正非甚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強調,“如果他(特朗普)打電話給我,我可能也不會接”。而在宣布將華為列為“實體名單”之后,又隨即主動宣布給出為期90天的“臨時通用許可”,主動推遲交易禁令的實施時間。但華為卻還是堅持做自己,一如任正非接受媒體采訪時所言,“90天對我們沒有多大意義,華為已經準備好了”。

這一句“華為已經準備好了”,其實可以理解為是華為以十足底氣對全世界的“喊話”,燒不死的鳥終成鳳凰。

《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華為的冬天》、《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讀過一本本華為相關書籍的人都了解,任正非是一個居安思危的人。因為強烈的憂患意識,十幾年來,華為都在以極限生存假設,做技術研發儲備。

而今天,華為系列自研芯片是科技自立到科技自信最好的憑證。

在華為P30發布的同時,還發布了讓安卓性能革命的方舟編譯器。這款編譯器是華為五年前就開始投入研發的,通俗講方舟編譯器可以將高級語言(Java)直接變成機器碼,無需再通過 Android 操作系統中內置的 VM 編譯器。從效果來看,方舟編譯器提升24%的系統操作流暢度,提升44%的系統響應能力,還能提升60%的三方應用操作流暢度。同時,大大提升了開發者的工作效率,所以一發布就引起開發者社區的轟動。

說實話,芯片、操作系統等一眾底層核心技術,都是十幾年的冷板凳換來今天的科技自立。

在過去多年,因為居安思危,華為早就在方方面面開始做準備。而這一次的困難早就在預料之中。從目前華為內部的團隊氣勢、戰斗力來看,我們可以將華為目前的境況理解為一種特殊的磨練和拉練,就如同大練兵,把包括芯片、底層技術在內所有的“備胎”都用上,這其實更利于“備胎”的成熟、轉正。

大練兵之后,華為從“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到今天有了“死不了”的資本。

(下載iPhone或Android應用“經理人分享”,一個只為職業精英人群提供優質知識服務的分享平臺。不做單純的資訊推送,致力于成為你的私人智庫。)

作者:文 | 懂懂 編輯 | 秦言
來源:懂懂筆記